首页

重生从拒绝青梅开始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并蒂莲

安诗诗弯腰低头,灵巧的从许修文手臂下钻了过去。

接着她快步跑进了房间,顺势关上了门。

许修文追上来时,发现门已经从里面反锁上了。

许修文隔着门说道:「诗诗,你怎么关门啊~」

安诗诗的笑声从门后传来。

「呵呵~」

声音魅惑动听。

许修文的心头仿佛被一把小刷子刷过,让他心里痒痒的。

安诗诗笑着道:「我要先洗澡~」

许修文道:「你洗澡让我先进去啊。」

「不要~你进来,我可就洗不了澡了~呵呵……」

许修文感觉来软的不行,只能拿出强硬态度。

「诗诗,你要是不开门,我可走了!你到时候可别后悔!」

没想到安诗诗不仅不怕,反而笑着道:「那你走吧……本来还准备了惊喜,既然你不想看,那就算了……」

许修文不知道安诗诗口中的惊喜是什么。

不过联想到以前的惊喜,顿时期待不已。

这下别说自己走了,就是安诗诗拿着棍子威胁他走,他也不会同意。

许修文瞬间变脸,「诗诗,那你洗快点~我在外面等你。」

安诗诗又笑了一声,「那你等着吧~」

许修文开的是一间套房,外面的客厅内有着一套沙发。

许修文走到沙发上坐下,开始等待。

半小时后,许修文一直没等到安诗诗开门。

他坐不住了,起身走到房间门口。

「诗诗,你洗好了么?」

没有半点回应。

许修文试探的按下门把手。

结果,这一按下去,门把手竟然转动起来。

安诗诗解除了门锁。

她什么时候解除的?

不过这不是重点。

许修文心中大喜,连忙推门而入。

进入房间后,里面光线不算很好。

主要是上的大吊灯关着,只开着床头那侧墙壁上的壁灯。

只靠着几个小灯,无法将房间完全照亮。

不过,许修文还是看清楚了床上的情况。

一个曼妙的倩影刚好背对着他。

被子被推挤到床的另一侧,只有被子的一角轻轻覆盖在女人的纤腰之上。

如此一来,女人的后背和双腰便几乎完全露在他的视线中。

床上的女人似乎睡着了。

她穿着一件感的qq内衣,开叉的旗袍款式,开叉点不是从大腰外侧开始,而是从腰上开始,旗袍的末端又短,连两瓣翘都只能勉强遮住一半,白的晃眼,圆润的曲线格外惹人眼。

而且,旗袍是透明款式,轻薄,透明。

加上与皮肤接近的颜色,让人容易分不清到底是穿了还是没穿,感程度大增。

许修文的呼吸瞬间变得急促起来。

这个安诗诗总是轻松拿捏住别人的喜好,让人欲罢不能。

不过让他比较郁闷的是。

他在房间外等了半个小时,结果安诗诗洗完了澡,却没有通知他,反而睡着了。

他不是傻瓜,自然猜到安诗诗是故意为之。

看来安诗诗对他的情绪还不小呢!

许修文二话不说,开始脱衣服,准备等会好好安抚一下对方的情绪。

许修文刚刚脱完衣服,正打算上床。

安诗诗突然翻了个身。

她的正面更加夸张。

口处有一个巨大的雨滴形状,将她圆润挺翘的酥完美展现出来。

许修文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

这时,安诗诗的眼睫毛忽然颤抖了两下。

接着她睁开了眼睛。

安诗诗的眸中,先是睡意朦胧,接着困惑,然后是惊讶,最后是慌张!

她一把抓住被子遮住身前,同时羞红了脸道:「姐夫,你……你怎么在我房间里……你快出去啊,万一被姐姐发现了就遭了……」

安诗诗花样很多,而且天赋出众。

尤其是模仿天赋。

她此刻便是模仿的安的语气和语调。

几乎是一模一样。

许修文有一瞬间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

现在躺在他面前的女人,不是安诗诗,而真的变成了安。

酷爱spy的许修文立刻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他一秒入戏,笑着道:「,你别怕,姐夫只是想你了,姐夫不会伤害你的……」

安似乎受到了惊吓,一边向后退去,一边哀求:「姐夫,你千万别冲动,我是你小姨子啊,我们不可以的……」

她看似在躲避许修文,实则将位置让了出来。

许修文立刻顺势爬上了床。

半小时后。

许修文舒服的躺在床上,仰头看着天花板。

而一旁的‘安"则依旧在小声啜泣,「姐夫,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这样我以后还怎么嫁人……我恨你……」

见安诗诗还在演戏,许修文也乐于配合。

「好,姐夫喜欢你,姐夫会对你负责,以后你跟你姐一起嫁给我……」

经过许修文一番哄说,‘安"的情绪总算稳定下来。

许修文看到‘安"一副委屈可怜的样子,心里的火一下子又窜了起来。

这次是两个小时后。

许修文心满意足的搂着安诗诗的肩膀,嘴角满是笑意。

安诗诗趴在许修文口,柔声问道:「满意了?」

「满意!」

许修文不能再满意了。

「还是诗诗你好啊,跟你在一起真的太开心了。」

安诗诗突然哼了一声,「我还以为你腻了呢!」

「怎么可能!我就是对吃饭喝腻了,也不可能对你腻了啊,绝无可能!」

虽然知道许修文在说甜言蜜语,可安诗诗还是很高兴。

她用手在许修文口画着圈圈,「那你一直不找我~」

许修文道:「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我也真是不出时间。」

提起这个,安诗诗瞬间来了神。

「你跟萧然还有宋思雨,到底怎么回事?」

许修文也没有隐瞒,将宋思雨和萧然打算一起做他女朋友的事说了出来。

安诗诗听后,没说话。

许修文察觉到不对,关心道:「怎么不说话?」

「左拥右抱,你可开心了呢!」

语气中透着浓浓的酸味。

「与其说开心,不如说松了口气,而且,如果没有你在我身边,我是开心不起来的。」

「就会哄我~」安诗诗嘴上嫌弃,嘴角的笑意却出卖了她。

「萧然怎么会同意的?」

安诗诗一直在旁敲侧击的给宋思雨灌输各种不正常的思想。

因此,她对宋思雨接受这种事并不意外。

但是萧然……

可是很清楚萧然的占有欲有多强。

许修文道:「这我也不清楚了,是思雨找然谈的,具体谈话内容她没跟我说。」

安诗诗酸酸的道,「估计还是因为两人关系比较好吧,所以思雨一劝她,她就同意了。」

经历了这么多事,她自以为寝室里,萧然跟她关系最好。

看来还是她自作多情了。

萧然还是跟宋思雨关系最好。

如果她跟宋思雨角色互换。

她不觉得萧然会同意。

「可能吧~」

许修文注意到安诗诗眼底的羡慕,于是抱紧女孩道:「你不用羡慕她们,等到以后时机合适,我会把我们的关系告诉她们,让她们接受你。」

安诗诗直视许修文的眼睛。

对方的眼神真诚坚定,显然是真的这么想,而不只是为了哄她开心。

安诗诗心里高兴,嘴上却道:「算了,想让她们俩接受我,可没那么容易,我还是不给你添麻烦了,我们现在这样也挺好。」

「谢谢你,诗诗~」许修文发自内心的道。

作为他今世的第一个女人,安诗诗的牺牲和包容也很多。

安诗诗不想气氛太沉重,主动转移话题,「你刚才好像比以前还要兴奋,怎么回事?」

安诗诗以前扮演过程璐和萧然。

「有么?」

许修文知道安诗诗想说什么,于是选择了装傻。

安诗诗哼道:「你不承认我也知道,程璐和萧然都得手过了,还没得手,所以你才会那么兴奋对吧?」

安诗诗一语中的。

许修文没说话。

安诗诗幽怨道:「喜新厌旧的坏男人~」

许修文连忙凑上去亲吻着安诗诗的面颊,「好诗诗,你误会我了……因为我们太久没有亲热了,所以我才比平时更兴奋……」

安诗诗也没有抓着不放。

身为情人一定要懂分寸,知进退。

小小的试探一下就可以了。

她如果真的抓着不放,反而容易惹许修文不高兴。

再说。

因为许修文喜的这个‘新",是她的妹妹安,所以安诗诗也不是很在意。

毕竟他跟安的事,是她同意而且一手促成的。

既然聊到了安,许修文也不好拔x无情。

他随口问了句,「这学期在学校怎么样?」

安诗诗忽然笑了一声:「不告诉你~」

她的表情和语气,仿佛在暗示什么。

许修文顿时紧张起来。

「怎么了?」

安诗诗看到许修文紧张的样子,噗嗤一笑,旋即解释道:「好啦,你别紧张,没什么事,就是……」

她又故意吊了一下许修文的胃口。

许修文放缓语调,温柔的请求:「诗诗,你别吊我胃口了,快说啊~」

安诗诗笑着说:「这学期参加了一个校内活动,更出名了,暗恋她的,追求她的人也更多了,她跟我说,天天都有人给她写情书,还经常走在校园里就被人拦下来告白……」

安诗诗说完,许修文不仅没有放松下来,反而更紧张了。

小姨子安受欢迎,许修文一点都不意外。

毕竟对方的颜值甚至不比萧然和程璐差,身材气质也极佳。

但是天天有人给她写情书,还拦路告白,让他颇为在意。

小妮子从来没跟他说过。

是诚心

隐瞒,还是心里有鬼……

安诗诗注意到许修文的表情,忽然哼道:「你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被安诗诗看穿心思,许修文有点尴尬。

「我没……」

安诗诗打断他的话,「你敢说你刚才没往那方面想?」

许修文顿时不说话了。

安诗诗深知打一子给一个甜枣的道理。

她忽然凑上来亲吻了许修文的嘴一下,接着着他的膛道:「放心啦,可不像某人那么花心,她跟我一样,认定了一个人就不会变心……」

许修文越发尴尬了。

他当然听出来,安诗诗在点他呢。

可关键是他还无法反驳。

不过听了安诗诗的话后,许修文的确安心了不少。

想到小姨子的格,许修文决定相信安诗诗的话。

许修文凑上去亲了安诗诗一口,「其实我对你和都很放心,因为我知道你们都不会背叛我~」

许修文的疑心病很重。

他连萧然都能怀疑。

安诗诗可不觉得自己在他心中的份量,能比得上萧然。

所以他说的话,安诗诗不是很信。

但她很有眼力见,没有戳穿。

安诗诗眼珠子一转,眸中闪过狡猾的光芒。

她贴到许修文耳边,小声道:「这可不一定哦,你要是下次再这样对我,说不定我就偷偷瞒着你,找个野男人……」

一句话便将许修文的拳头攥紧了。

尤其是那三个字:‘野男人"。

一想到安诗诗跟其他男人在一起,许修文的眼睛都红了。

这是他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

安诗诗是属于他的,也只能属于他一个人。

任何男人都不可以染指。

许修文就像一头发怒的雄狮。

他忽然翻身骑在了安诗诗身上,然后居高临下看着女孩。

安诗诗从许修文眼中看到了危险的光芒。

她既惊讶又好笑。

她竭力忍着笑意,安静的看着许修文。

许修文见安诗诗不说话,越发不满。

他一字一句的道:「诗诗,你是我的!我不允许你接近任何男人!」

他说完便低头含住了女孩的瓣。

他没有半点温柔,动作野蛮且霸道。

似乎想要将安诗诗完全吞下去。

因为体重加上力气的缘故,将安诗诗弄得有点不舒服。

她用手推了推许修文的膛。

结果这进一步刺激了许修文。

他越发的不,动作也越发的野蛮。

安诗诗终于‘服软"了。

她柔情似的眸子,紧紧的盯着许修文发红的双眼,道:「我永远都只属于你一个人!绝对不会让其他男人碰我一下!」

她不再推搡许修文的膛,反而张开双臂,从许修文腋下伸过去,绕到背后,紧紧的揽着他的后背。

人其实是一种动物,而动物就有兽,比如的。

许修文双眼发红的时候,骨子里的基因被唤醒。

尽管安诗诗已经尽力安抚,可情绪仍旧需要一个释放的途径。

许修文突然双手着床面,挺起上半身。

接着,他用双手抱起安诗诗的大腰外侧,猛的一下从床上站起来。

他走到镜子前,将安诗诗的后背抵住镜子,然后没有任何犹豫的硬闯进门。

安诗诗只来得及闷哼一声。

她承受着许修文的情绪。

许修文很快不满足起来。

他将女孩放下,强迫着对方转身,接着从后方靠上去。

安诗诗被挤在他和镜子中间。

一身美被挤成了一块感的饼。

那令宋思雨嫉妒,萧然羡慕的物什,即便被挤压,仍旧是好看的形状,甚至更加令人心动。

许修文突然命令道:「睁眼!」

安诗诗本能的听话。

通过镜子,她看见了许修文严肃的脸,以及自己通红的面颊。

她竭力将双手伸到背后,从后面搂住了许修文的后颈,红轻启道:「老公,爱我~~」

从始至终,安诗诗都没有反抗或者挣扎,更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不满。

她竭尽所能的承受着许修文的全部情绪。

……

晚上5点。

许修文穿好衣服后,看了一眼床上的安诗诗,一脸自责。

他刚刚太鲁野蛮了,完全不像平时的他。

「诗诗,你还好吧?」

安诗诗此刻只觉得疲力竭,不过她的脸色还不错。

听到许修文关心的话语,她努力挤出笑容,「我没事~老公,你去找她们吧。」

「对不起啊,今晚不能陪你~」

他感觉自己还真挺渣的。

刚刚才睡完安诗诗,就要马不停蹄的去见萧然和宋思雨了。

安诗诗笑着道:「没事,我可不像萧然那么小气,我有口吃的,也愿意让姐妹们有口喝的……」

许修文:「……」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装没听见,「那我走了……」

「老公,拜拜。」

从酒店离开后,许修文去交大接两位女友。

他停好车,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萧然和宋思雨联袂下楼。

看到两女的时候,许修文眼前一亮。

两女都换了一身衣服,又好似商量好的一般,穿的都是连衣裙。

宋思雨穿着一条黑色连衣裙。

萧然穿着一条白色连衣裙。

一黑一白,好似并蒂莲。

不过气质上截然不同。

前者是温柔御姐气质,而后者则是一副清纯小白花气质。

女生宿舍楼外的男生们,无不暗暗斜视。

然而两女对周围男生的目光视而不见,两人径直朝着许修文所在的方位走来。

男生们也很好奇,这两大校花要去见谁。

透过宝马车的挡风玻璃,隐约看到了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很年轻,同样很帅气。

终于有人认出了许修文。

(看完记得收藏书签方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