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为太监,我一点也不想长生不死第0569章:余长生

命运之河上的故事并非仅是故人。

似乎是因为尚且不受得影响的原因,于是这河流中的生物,也变得繁华了起来。

他曾见过大鱼……

鱼之大,不知尽头,横跨于河流之中。

声如孩提之音。

仅是呼吸,就如风。

他也见过一如黄金一般的花朵于河上绽放。

一眼望去,皆是灿烂。

再看一下,便好像朵朵花中,皆有灵起舞。

当然,他更见过无数人于河中遨游……、

人,非是人。

皆是虚幻。

似人,又似不是人……

翩翩起舞中,皆有大道环绕。

陈落知晓这是什么,乃是命运河流上的‘蜚’……

蜚不死,不入轮回,不入生死,不入六道之中,却又无形无影,仅生存于命运河流之上,以命运之气为食。

只是这东西一向都是在传说中的存在,也不曾有人见过。

此时于此见到,倒也是有些奇特了。

终于……

在不知岁月中,眼前的命运之河终走到了尽头。

一片浑沌。

一片虚无。

这是世界的尽头,也是时光的尽头……

世界自这里而起。

“无尽,终还是有尽的!”

陈落抬头……

似乎好像被什么垂幕挡住一样。

伸手。

泛起涟漪。

一股不安便自心中出现。

不安不知道从何而来,也不知缘由,只是知晓背后微微眯起。

于是。

陈落后退了一步。

面前的垂幕似乎活了一样,出现了血海大口。

口有齿无数,宛若旋涡。

牙齿卷动。

可将一切皆吞噬其中。

可惜,它终究是做了一场无用功……却是陈落巧得又巧得躲过了这吞噬。

“这东西……”

陈落摇了摇头。

倒是有些可怕了。

怪不得自己心中会出现了一种后怕……

莫说是自己,怕是连天道,也要为之忌惮好些分。

大抵……

这便是阻挡天道离开这一方世界的根本原因。

也是这个世界,最后的屏障吧?

有风吹过……

陈落随风直上,直青云。

于青云下望去。

偌大世界,于眼中越发小了起来,就好像站在了另外一个角度一样,俯视着整个世界。

命运之河上,那男子依旧站在那里。

直到,整个无尽世界变成了如面前的一幅画一般……

那里。

整个世界被一道无形的薄膜笼罩。

薄膜之内有怪物游离,欲吞噬任何企图要逃离此间世界的人……

且……

那怪物并非仅有一只。

密密麻麻,无法计数,有着说不出的庞大……

这里,隐藏着属于他们的种族。

陈落心中颇有些感慨了起来。

他自以为自己见证了整个时代的兴起,也站在了大多数人穷极一生都无法抵达的彼岸。

他以为……

无尽世界也好。

三千世界也罢。

于他面前,于他脚下,早就再无任何不可知之事。

但如今也算是明白,所谓的自大,所谓的全能,其实不过只是因为自己的故步自封,自己的无知,自己的狭隘所造就的一种错觉罢了。

【您于命运尽头,见得偌大世界,见得自身渺小,更见得‘康’之一族之神秘。

您有了很大的感悟。

仙道经验值获得大量提升!

ps:世间有河,为命运,命运尽头有一族,曰:康之一族……康不知何来,也不知将往何处。

为命运之守护,也是昔日祖帝为庇护各大世界而留下的种族!

其能力神秘。

似乎……天生对大道有着压制之力。

但这些于你而言,并不是多么重要之事…】

系统倒是难得,给了一次解释……

康之一族?

不曾听到过。

也不知晓。

当然,陈落也不放在心上一样……

“或许你们很强,也有着足够镇守这一方世界,庇护世界屏障的资格,但……今日咱家想要离开这一方世界……”

他说着。

声音平静。

但便是这样平静声音,却好像在这一刻,传遍了整个宇宙,也传遍了这康之一族。

无数康停下,抬头……

那深渊一般的双眸,似乎紧盯着那一个虚空中的男人。

他说:“今日,还请诸位让道,咱家,感激不尽!”

他俯首。

作揖。

整个世界屏障在此时,剧烈的翻涌了起来,就好像山欲崩,地欲裂一样。

康之一族似得到了什么回应一样。

庞大宛若大陆一般的身躯,低下了头颅,缓缓的朝着两边褪去。

竟是不敢再见得陈落一眼。

“谢谢!”

陈落感谢……

看来,这一路不至于会走得太过辛苦了。

挺好的!

……

不知走了多久。

也不知岁月。

在这种混沌之中,没了时光的概念,自然便不知晓此地究竟是何处。

直到。

某一日,他终走出了混沌,入了一大千世界。

只是见得这大千世界,陈落心中却是微微低沉了下……

荒芜。

黑暗。

死寂、

天空不见得阳光。

河流失去了流动。

万物不见生机。

庞大的尸骨森罗皆白……

这是一处被夺舍了生机的世界。

且,和天穹有些一样…似乎出于同一个人之手。

陈落在此方大世界行走了百年,孤独了百年,却也无从收获了百年……

于是。

继续行走。

又百年,在见一世界。

依旧荒凉。

但侥幸,见得一人……

人是男人。

苟延残喘之际。

见得陈落的时候,他有些意外了下,眼中却也露出了欣慰的神色、

“本帝以为,此间再无生灵了,能见到你,倒也算是好事了。”

他说着。

但很快的,便发现了一些不同的地方。

“你……并非此方之人。”

陈落点头。

“无尽——陈落!”

“无尽?”

老人愣了下,瞳孔紧缩了起来:“无尽大千世界?”

“是……”

“你……你怎么能穿越那世界屏障?你如何,来得这世界?”

他意外、

也带着不可置信……

但很快的,他便恢复了冷静。

“如何来的,其实也不重要了,我灵照大千世界,已为死地……而本帝,也已走得尽头。

这如何离开,如何来得这里,哪里还有值得可说的?”

他似乎还想说什么。

可张嘴,什么都再也说不出来,眨眼时间,已为泡沫,和这一方世界融合在了一起。

陈落敬酒一杯……

洒落面前。

虽只是萍相逢……

但也算缘分。

后数百年。

又见得世界几处,皆无生机。

陈落的心也便逐渐的沉了下来……

直到。

千年而过。

在撕开面前屏障的时候,忽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回首环顾。

马路。

凉亭。

竹海。

有微风徐徐……

有蓝天白云。

有鸟鸣于竹林。

有阳光落于身上,暖暖的,似乎连空气都带来了一些清香。

“看来,这一次不会那么无聊了!”

孤寂了一路。

现在见得这满眼生机,反而有些不习惯了。

【您初来乍到,抵达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获得了少许的历练值。

您的仙道经验有所增加。

ps:到了您这样的境界,经验值虽不多,但哪怕只是少许,也便是巨大的收获了!】

这话倒是不错。

他于数千年前,入得真仙境。

于真仙境,一步一步行走,更是入得大罗!

但也自入得大罗之后,便显得即为难寸进……、

他行走各世界,少不得也有好些年,或许,数万也说不得……

在这无尽的岁月中。

他见得道经无数,佛经万卷。

也走得琴棋书画。

更参悟那天地规则……

可哪怕如此,这大罗境也只是有着少许提升。

如今仅是入得新世界有感,获得少许感悟和提升…不知足?

那是不会的!

忽的……

陈落抬头。

看向了那马路的尽头……

阳光下。

有少年背有一剑…腰上有一酒壶,脚下穿着的是一双缝缝补补不知多少次的布鞋,身上的青衫洗得有些发白…

陈落乐了。

这是缘分?

剑是桃花剑……

酒壶是青葫芦。

衣服是青衣。

低头看看自己,在看看他……

“有缘!”

陈落这般想着……

少年似乎也见到了陈落,看着他,又看了下自己,大抵也有些意外,如何在这样的地方,还能见得这般和自己,一般打扮的人?

唯一差别的可能就是……自己的剑是背着的,而他的剑,只是随意的别在腰间吧?

他似乎想说话。

但最后好像想起了什么,只是微微点头,算是行了礼。

陈落回之。

来而不往非礼也……

礼,无关大小!

也无关高贵!

但少年是没有看到陈落这个礼的,因为有马车而来。

马车停下。

也有少年自那车上下来。

和少年不同,马车上下来的少年却是锦衣华服,也破为俊朗。

见得少年的时候,他的脸上露出了冷笑。

招手、

“打!”

于是,有打手出现,朝着桃木剑少年便是打了起来……

少年并无反抗,只是蜷缩着自己的身体,抱着那葫芦,抱着那剑……

直到,那些人打累了。

留下一句:“见你一次,打你一次,若是识相的,找个地方去死,否则的话……哼!”

少年冷哼……

上了马车,直到那马车消失在了马路的尽头。

陈落并无手。

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幕……看着那少年起身,擦拭掉嘴角的鲜血,拍掉了身上的脚印和灰尘,重新背上剑,别上碧青葫芦。

他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很冷静。

冷静得这样的少年,都不由得让陈落高看了一眼。

于是……陈落开口了:“为什么不还手?”

陈落道:“当你拔剑的那一刻,他们没人能逃得掉的。”

他,并非只是简单的寻常人、

他手中的剑,也并非寻常。

至少,刚刚那些人,无法拦得住少年手中的剑……

少年停下。

抬头。

看了下陈落。

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有用?杀了他们改变不了什么……且……我父亲的剑,觉不会染上这种人的血……”

他说。

他们不配!

陈落点头。

没在问……

少年行走。

过了少许……抬头,看了下陈落,终忍不住问:“为什么跟着我?”

陈落回头。

看了下身后的少年。

指着自己。

问:“你在和咱家说话?”

“是……”

“少年,你在咱家的后面,咱家跟你?你确定?”

少年张嘴。

想要狡辩。

但终找不到理由……、

“抱歉、”

虽然觉得,他似乎是跟着自己,但以现在这样子来说,似乎是自己跟着他的。

“无妨。”

陈落大人有大量,是不会和孩子计较的……

“你叫什么名字?”

陈落问。

“余长生!”

“名字不错!”

长生长生……

这名字,有主角的光环存在……事实是,少年也的确是主角。

他头上的气运,便是陈落也极少见到。

他的天赋……

那种不曾拔剑,不曾修剑,却隐约有着欲要斩裂天地的凌厉。

若是不死……

陈落明白,或许这一个大陆,在未来的时候,将会有一个名为余长生的男子,镇压万古,使得这人间再无人敢称之天骄!

“我爹取的。”

“看来,你爹是文化人!”

陈落这般说。

少年的眼中有光芒,那是因为他父亲给的光芒……陈落微微一愣,沉默……

“你爱你爹?”

“是!”

“看来,你爹在你心中是一个大英雄。”

“是……”

“咱家也想成为我家平安和宁安的英雄,但对于他们来说,咱家的存在,似乎永远只是存在于传说当中……一切,皆是陌生。”

他爱陈平安。

也爱陈宁安、

但……他重来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他们是你的孩子?”

“是……”

余长生没在说话了……

他爱他的父亲,他的父亲也爱他。

所以……他不懂得他人父子之间的关系。

但他能明白的是:“他们定然是爱你的,正如你爱他们一样……”

陈落笑了笑。

“这点咱家相信!”

少年低头,继续赶路……

男子也赶路。

终于……

少年忍不住问了:“你要去哪里?”

“青云门!”

男子说了下……

少年愣住。

青云门?

他,亦要上青云……

可……

“青云收徒,只收十八岁以下的少年,你似乎……不止十八?”

“谁说咱家要入青云门的?”

嗯?

少年不懂……

但很快的,便愣住了……

只见面前那男子,以乘风而上,化为流光,直入青云门方向。

“咱家啊,只是去拜访下高人罢了…

仅此而已!”

少年吞咽下口……

这人,竟是仙人?

但眼中的羡慕,也只是少许时间,很快的就消失,取代的皆是坚定。

他是仙人,但不久之后,自己也定是仙人。

且比他,更强,更大,更神通!(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