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秦爷,你的小傻妻惊艳全球了第一章:惨死后重生

墨无双死了!

在新婚之夜,被她最爱的新婚丈夫顾庭深伙同他的白月光下毒,七窍流血而死。

然后她的头颅被顾庭深做成了标本,快递给了他的死对头,帝都第一世家掌权人,秦慕寒。

灵魂被困在头颅里的她,看见向来喜怒不形于色,宛如冰山般的秦慕寒,颤抖又绝望的抱着她的头颅,痛哭失声。

压抑又绝望的哭声,仿佛是失去伴侣的孤狼在哀泣,让身为灵魂体感官麻木的墨无双也不由得跟着悲伤起来。

她从来都不知道,向来对她冷若冰霜的秦慕寒,居然如此在意她。

之后的一个星期,身为阿飘的她情不自禁的一直跟在秦慕寒的身边。

她看见秦慕寒疯魔般不吃不喝,抱着她形状可怖的头颅,日夜相伴,为她梳妆打扮。

直到他派出的手下,找到她被野狗啃食过,发臭的残躯。

秦慕寒仿佛找到了稀世珍宝,亲手将她的头颅和躯小心翼翼的缝合起来,温柔又细心地为她破烂躯体包扎缝补。

他不顾世人异样的眼光和家族长辈的反对,和她的千疮百孔的躯体,举行了一场全城瞩目的盛大的婚礼。

钻戒,婚纱,都是重金打造的独一无二,举世无双的珍品,已经变成灵魂体的墨无双见状都不由得咋舌。

婚礼上,秦慕寒郑重又深情似海地对着她的残躯许下了爱的诺言。

即使她没有任何回应,秦慕寒也依旧用温柔宠溺的眸光凝视着她惨白的脸,在她苍白的瓣上落下缱绻的吻,深情的低语道:

“无双,我爱你,你终于是我的新娘了。”

已经成为灵魂体的墨无双闻言,心口骤然一痛,迷糊的神智忽然清醒。

想到被至亲之人毒害,被信任之人欺骗,被所爱之人利用害死的过往,她悲恸的流下了血泪,疑惑地看着秦慕寒。

她死前只是一个智商只有五岁,容貌丑陋的傻子啊!

他身为权势滔天,富可敌国的帝国首富怎么会爱上她这个被人耍的团团转,还伤他至深的傻子呢?

新婚之夜。

飘在空中的墨无双还在悲伤的想,秦慕寒会怎么跟她残破的躯体过新婚之夜。

却发现曾经利用她、害死她的新婚丈夫顾庭深、继姐、继母还有好闺蜜,竟然全都在他们的婚房之中。

只是,此刻他们双手被反绑在身后,一脸惊恐地看着秦慕寒。

秦慕寒如同抱孩子一般单臂托抱她,温柔地将她的残躯抱在宽阔的怀中,一手端着事先准备好的毒药,一一灌进他们的喉咙。

随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七窍流血痛苦的死去,温柔地对着墨无双的尸首说道:

“无双,这是我送你的新婚礼物,你喜欢吗?”

飘在半空中的墨无双泪眼迷蒙的点点头:“喜欢,谢谢你为我报仇。”

可惜,秦慕寒听不见她的回答,开口命令他的手下将那些人的尸体扔进后山喂狼。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秦慕寒神色温柔缱绻看着墨无双残破的躯体:

“无双,你一个人在那边很孤单吧?”

“乖,别怕,我这就去陪你。”

他抱着她的尸首一起躺在喜气洋洋的大红色婚床上,嘴角带着幸福的弧度,用打火机点燃了火红的被子。

炽热的大火瞬间腾起,橙色的火焰顿时如同海浪一般忽然将两人的身躯包裹。

飘在半空中的墨无双见状,慌乱又惊恐地嘶吼道:

“不要……”

……

“不要……”奢华的双人床上,墨无双双眸紧闭流着泪呓语道。

“不要?”冰冷又熟悉的嗓音,带着滔天的愤怒忽然在墨无双的耳边响起:“不要我,你想要谁?顾庭深还是那五个男模?”

墨无双听见这熟悉的嗓音和对话蓦然睁开双眸,震惊地看着眼前戴着面具遮挡住上半张脸的男人。

秦慕寒?

他不是都被大火吞噬了吗?

他现在怎么会活生生的出现在她眼前,说着五年前她和他即将退婚时的对话?

她是在做梦吗?

墨无双的沉默,让秦慕寒以为墨无双宁愿让男模碰她,也不愿意让他碰。

他愤怒捏住墨无双的下巴,凤眸中带着海啸般的怒意:

“墨无双,为了让我跟你退婚,你竟然自甘堕落的找五个男模来毁你的清白。”

“你可真狠啊!”

秦慕寒双眸猩红的丢下这句话,忽然重重的吻上墨无双的红。

随后不管不顾的将墨无双压在身下,如同饿了很久的凶兽一般,疯狂的想要占有她的一切。

即将彻底失控的时刻,秦慕寒用强大的自制力压下了心中翻滚的情绪,忽然推开了墨无双,转身准备离开。

“不要走。”墨无双这时候却察觉到身体热得不对劲,冲动的扑进秦慕寒的怀中,搂住秦慕寒劲瘦的腰身,主动吻上秦慕寒的薄。

秦慕寒偏头躲开,嗓音暗哑的拒绝道:“你会后悔的。”

“帮我一下好不好,我真的好难受……”墨无双小手胡乱的上秦慕寒口,再次吻上秦慕寒的薄。

秦慕寒闻言不再控制自己的情感,动情的回吻着墨无双。

当一切都平静下来之后。

秦慕寒面无表情的放开墨无双,优雅的穿上衣服,着白衬衫的纽,冷酷地对着墨无双说道:

“我们退婚吧!”

骤然重生又被秦慕寒压榨的墨无双脑袋还有些晕乎乎的,一时间没有听清秦慕寒说什么。

她面色绯红的看着眼前宽肩窄腰大长腰,身材足以媲美级名模的秦慕寒,疑惑的问道:

“你说什么?”

刚刚秦慕寒对她做的事情,让她明确、深刻的感受到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她重生了。

重生在五年前,她父亲五十岁生日晚宴这一天。

这时候,墨家还如日中天,五个优秀的哥哥还没有莫名其妙的英年早逝,父亲没有悲伤自杀,她还没有和秦慕寒退婚。

她还有机会挽回一切,改变历史。

想到这里,墨无双深怕此刻自己是在做梦,连忙伸手握住秦慕寒修长如玉的手。

她感受到秦慕寒手上传来的温度和真实感,激动的泪如雨下:

“你真的还活着。”

“原来你为了跟我退婚,都恨不得让我死啊?”秦慕寒痛苦又失望的看着墨无双。

看来他两个月前行踪露被暗杀,差点一命呜呼,跟她有关啊。

墨无双闻言忽然想起五年前的今天。

她父亲会在生日晚宴正式举行时,当众宣布三日后,她和秦慕寒正式订婚的消息。

前世智商不足的她,在继母和继姐的教唆下,对顾庭深死心塌地,非要和秦慕寒退婚。

为了和秦慕寒退婚,她接受了继姐的建议,故意带五个男模来她的闺房,让秦慕寒抓在床。

继姐说,这样秦慕寒就会跟她退婚了。

她傻乎乎的相信了,压根没想过继姐这是想让她被当众捉在床,让她身败名裂被家人厌弃。

秦慕寒比继姐预计的时间来得早,他及时把不怀好意的男模赶走了,然后秦慕寒在愤怒之下夺走了她的清白,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