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初唐:开局告诉李二我是穿越者第六百九十五章 天下安稳

兴定六年……

李重问了裴度一个问题,“若是朕想要鲸吞天下,爱卿以为,大唐能有多少的胜算?”

裴度被他这么突然一问,也是问得有点措手不及。

“陛下为何突然这么问呢?”

李重便是回道:“只是不想给后世子孙留下麻烦罢了。”

裴度也是回道:“可这难度不小。”

李重;“你说……若是整个地球,都是大唐的,那好不好?”

裴度也是回道:“那固然好,只不过……这涉及到打仗的事,臣还是希望陛下能慎重考虑。”

李重:“朕没说打,朕只是想研究研究这么做的可行。”

“譬如……若是真要打,需要多少兵力,需要多少天。”

裴度:“这个臣也不好说。”

李重:“那你还说你知兵,看来,你还是差了一点。”

李重很平静地说完。

裴度也是一脸的冷汗。

现在的辽国,已经把国都搬到了高句丽曾经的首都平壤。

如果李重出其不意,派出两千人装扮成商团,然后对辽国进行突袭。

李重感觉……

说实话,也不是没有获胜的可能。

然后,等打进了皇宫以后,把辽国的皇族全部都给杀光。

如此一来……

辽国没有了皇室去继承皇位,自己只要再对辽国的官员进行劝降,说不定就能把辽国给拿下。

当然!

这一切,都是最理想情况下的想象。

真到了执行的时候,说不定就不是这样了。

在不恰当的时候做统一的事,就会变成秦始皇。

自己想要变成秦始皇,成为那个第一个统一全球的万古一帝么?

其实认真想想的话,这对他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问题是……

先不说能不能打赢,到时候这能不能稳定地统治,恐怕也是一个问题。

毕竟……

你以为仅凭你一人,就能突破历史周期律么?

就算是让你统一了全球,可能过个三百年,三百年不行,就八百年,等八百年以后,这一切不过又是一个循环罢了。

谁也别想轻易地跳出历史周期律。

除非……

人人都修仙了,都不用管吃喝拉撒了。

修仙进入**。

否则……

生产力,生产关系不去改变,这一切都是白搭。

……

想到这……

李重脆也是直接放弃。

李重:“你回去当值吧。”

裴度:“是。”

李重:“朕……还是选择相信后人的智慧算了,懒得瞎折腾。正如《手》的这首歌唱的,‘他说沙场中,最好用就是火,成本低易作,还能以少战胜多,他说要放火,有点风最好了,但是要遇到雨,就完了。他说没事,谁放火做什么,还不如待在家,老婆孩子热被窝……’”

……

暂时想明白了不去打仗后。

李重随后……

也是把目光放在了奋六世之余烈这件事上。

不打仗,无所谓。

但是……

你也不能当咸鱼。

国内,该改革的地方,还是要改革,而且……还要给自己的儿子、孙子,多多地讲讲秦国这奋六世之余烈的故事,让他们也都来学学秦国国君们的神。

……

兴定六年……

这一年下来,大唐凭借着盘古号,凭借着足球城以及洛阳图书馆从海外获得了大量的财富。

百姓因此,也是变得更加地丰衣足食,安生乐业。

虽说此间……

大唐也不是说真的一帆风顺,有一部分的州县,就有出现旱灾跟灾的。

不过……

在李重以及群臣的诚合作之下,这些灾害所带来的影响,也是降到了很低很低。

完了!

在赈灾的过程中,他们还事后算账,抓了不少的地方贪官呢。

甚至都不禁给人一种钓鱼执法的感觉。

当然!

只要你不犯,那也就不存在所谓的钓鱼执法了。

只能说……

他们这只是监管手段比较地隐秘。

随着这些年来,李重跟群臣接触得越多。

此时……

朝堂上的群臣大致也都已经可以透李重的情。

说白了!

贪腐肯定是不行的,至于其他,像是你偷偷做生意什么的,甚至是给人放高利贷,李重倒是不会管你太多。

清流,在李重这一朝可以说是如鱼得。

多少已经有点能跟其他的官员分庭抗礼的能力。

尤其是在这朝会当中,声音很大。

当然!

李重也不会说,清流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凡事,都得讲证据。

只要证据确凿了,才会进行法办。

不对人,只对事。

其实……

当皇帝最难的地方,还是在于对有功之臣的赏赐。

以前……

李重不是皇帝,所以一点都不了解李二到底有多难。

现在轮到自己当皇帝,就会发现。

如果一个官员,他通过弹劾其他官员而立了功。

那自己要不要给这个官员升官?

还是说……

要给点什么样的赏赐。

这物质、权力地位的赏赐方面,其实都还还说。

更加关键的是……

其实是后续的影响。

赏赐给少了,不利于保持清流继续弹劾贪官的风气。

赏赐给多了呢?

那资源又是有限的。

所以……

为何古代屡屡都有出现赏无可赏,那就脆不赏,直接杀了的事。

这就是有的皇帝,没有详细地规划好赏赐的细节,以至于,最终,只能是用杀了来了事。

李重越是了解得更多这些东西,就越是明白。

不管是人,还是事,还是什么东西,总之……

万事万物,都不过是轮回。

就像是小草,有长势茂盛的时候,也必然会有衰落枯萎的时候。

要想一直保持着茂盛的长势,那只不过是人的一厢情愿。

这世上,根本就不会一直都有这样的好事。

而每每只要想到这样的事实……

李重也就会越发地明白,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其实都不过是徒劳。

那是不是真的,就什么都不做?

脆……

任其自生自灭就好了?

显然!

也不是!

因为即便每次都是一遍又一遍的循环。

但至少……

下一遍的循环肯定比上一遍的循环要好。

就好像……

以前百姓都吃不饱,穿不暖。

而至少……

到了现在这一圈的循环,百姓只要不是自己太过于懒散,只要还想努力,那还是可以吃饱穿暖的。

大唐洛阳的物价,米价每斗最高不过十文,二十文。

而对于那些产粮的大州,米价更是有直接低到每斗只需两三文的。

并且……

这样的情况,还一直保持了将近二百年。

谁又能说……

李重,以及他跟李二曾经的努力,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呢?

最终……

李重便得出了一个结论。

虽说循环还在。

但只要不断去努力,不断去逼近,人类终将一点点地摆脱饥饿跟贫困,达到人人都能吃饱穿暖,人人都想做自己想做的事那样的美好的世界。

而进入这样的世界的钥匙……

看似有两条。

一条名为社会制度的改革。

一条,名为科学。

可真正要说……

可能仅仅只有一条——那就是科学!

只有科学不断地发展。

那么……

即便这个循环依旧还在,但就算是这个循环最差的时候,估计,在科学的加持之下,在下一个循环,所有人也都能够过得比上一个循环要好。

所以真正对人类有用的东西,其实也就仅仅只有科学一样东西而已。

……

不能跟辽国、交趾国打仗。

接下来……

李重这皇帝也就当得没什么意思了。

除了日常上班打卡,接下来,李重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瞎想,以及创作。

因为……

他是真的喜欢这种东西。

当然!

也不是说,真的除了上朝就是写。

毕竟……

他还会跟小小、李子馨她们玩。

这一年……

随着大唐国富民安,李重也是逐渐地陷入到了待机躺平的状态。

(本章完)